发新帖

石破天惊!马航MH370神秘乘客揭秘,他们有可能还活着!——马航MH370调查报告(终结篇)

et99 7月前 153


石破天惊!马航MH370神秘乘客揭秘,他们有可能还活着!——马航MH370调查报告(终结篇)

2017-04-12 天下历史揭秘


马航370飞机航班上的乘客之谜


就在全世界超过27个国家踊跃参与在茫茫大海中搜寻马航的踪迹、心急如焚地迫切想知道马航370飞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及马航370飞机在哪里的时候,在2014年3月18日, 也就是马航370飞机失踪的10天后,在北京的这位巴伊兹女士(菲利普伍德的女朋友), 收到了这位叫菲利普的马航飞机乘客,用苹果5S发出的一张神秘而漆黑的自拍照,和一封用语音密码发出的SOS求救信。密码求救信的内容如下:


“我所在的航班被不明身份的军人劫持,并被扣为人质(被蒙上眼睛或者带上头套)。我被未知的军事人员扣为人质(戴着头套)。我为IBM工作,在劫机发生时,我想办法将我的手机藏在了我的屁股里(也可能是裤裆里的意思)。他们把我和其他的乘客分隔开来,我现在一个牢房里。我的名字叫飞利浦·伍德。我想我被下了药并且无法清醒的思考。”"I have been held hostage by unknown military personal after my flight was hijacked (blindfolded). I work for IBM and I have managed to hide my cellphone in my ass during the hijack. I have been separated from the rest of the passengers and I am in a cell. My name is Philip Wood. I think I have been drugged as well and cannot think clearly."




                         这就是这位菲利普伍德发出的自拍照


       显然,从这张漆黑的照片上根本看不出任何东西,但是,从苹果手机发出的信息,“内行”的人士可以根据简单的操作,选择属性-摘要-高级,就可以进入“可交换图像文件信息(EXIF)”功能, 并利用GPS和谷歌地图的坐标定位来追踪发送信息的来源地。令巴伊兹女士大吃一惊的是,根据信息的来源追踪、及语音信息破译,她的男朋友乘坐的航班飞机(马航370)被人劫持, 而且就在美国的海军基地迪亚哥嘎西亚!


       这还了得。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她和她的男朋友可是“特殊身份”的人士啊,尽管也许她不知道菲利普伍德为什么登上那班马航370的飞机(前面提到因为伍德把自己的两个手机都留在自己的老家德州),但是有一点她明白,菲利普不是什么“普通”的乘客啊。



      于是,她马上展开了营救行动。首先她向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并且通过她的关系,向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美国的海外情报机构、甚至是中央情报局求助,要求救人, 并调查为什么他的身份特殊的男朋友, 会被人劫持到美国的海军基地。


      6天后,在3月24日,神通广大的巴伊慈女士通过关系,联络上北京的美国最有影响力的CNN和英国的BBC电视台,并进行了有视屏记录的采访。


      采访中,全世界为之震惊:她宣称马航370航班飞机停在美国的迪亚哥嘎西亚海军基地,飞机上的乘客都活着(她的男朋友菲利普就是证明),并出示了她收到的信息作为证据,而信息的来源的确是-迪亚哥嘎西亚!她并声称,飞机在降落迪亚哥嘎西亚前的飞行中,并得到两架战斗机的护航。



  菲利普伍德还是个“情报专家”,受过特殊训练,在紧急的情况下要私藏个手机, 应该不是个难事。他在求救信里所说到的飞机被不明军人劫持、他被和其他的乘客分隔开来、被关到小牢房的情况是,极有可能他向这些军人“暗示”了自己的特殊身份,或者,把持、看管马航370航班飞机的军人已经得到“通知”,这位是“自己人”而免以搜身,受到了特殊的“照顾”。




       而他提到的“被下毒”, 自己神志不清、无法清楚地思考,极有可能是飞机在被遥控劫持后,通过飞机上的通风系统,散播了麻醉剂, 让所有的乘客瘫痪在椅子上昏睡, 无法动弹。这样的话, 可以有效地防止飞机上的有些重要乘客,当他们意识到飞机被劫持、或者不是飞往北京的话,将计算机和手机里的“信息”及时删除、或者销毁。


既然,劫持的马航370飞机的目的,是因为对飞机上的一部分乘客“感兴趣”的话,那么,这些乘客也不会是“一般”的乘客。


当飞机在泰国湾被劫持、开始改变航向往西飞行、在横跨马来西亚大陆的山峦之间高高低低、上下颠簸穿梭飞行时,这些“觉悟高、警惕性”强的乘客可能会意识到,飞机不是飞行在南中国海上空,特殊和紧急的状况显而易见。试想,当马航370飞机被遥控劫持、改变了航向,不是往北京的方向飞行的话,而且飞机的飞行识别仪被关闭、通讯系统被屏蔽,机舱内的12 位机组人员会不惊慌失措、 叫爹喊娘、或者向乘客通报这个“灾难”吗?



所以,有必要让飞机上的所有的乘客“睡觉”。

早在2003年8月,有位叫马瑞塔(Jose Paul Marreta)的美国飞行专家, 设计并申请获得了美国的专利、并且被波音公司采用,那就是在美国波音飞机的通风系统上,秘密安装可以通过遥控散播麻醉剂、或者毒剂装置。当然, 当时的设想是万一飞机上真有恐怖分子来劫持飞机、或者制造暴力血腥事件话,遥控启动飞机上的麻醉剂散放系统, 就可以让恐怖分子和乘客“乖乖入睡”,顺利将飞机再“劫持”回来, 以安全降落。




而且要知道,前面有提到,“刚巧”这架马航370的飞机,在2月24日,差不多2个多礼拜前,刚刚做过全机的“大维修”。这样,让飞机上乘客瘫痪的“迷幻幻剂”,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装载入飞机的通风系统。


现在有理由相信,这位神秘的菲利普伍德白人乘客, 已经不那么神秘了。他在飞机上的使命,非常有可能的是,在飞机上万一有紧急的情况下、可以及时、有效地“抢救”一切可能被其他乘客删除、销毁的计算机、手机里的信息资料。当然,在没有到这个紧急的地步, 策划“遥控劫持掳走”马航370的“智囊团”,是不会向他透露全盘计划、及飞机的目的地的。他在迷糊和慌乱中,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地被关押在黑牢里暗无天日好多天。他只知道飞机被劫持、自己可能处于极度的危险中,生死未卜。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安全及完成“光荣任务”,他向自己的女朋友、及外界发出了泄露马航370航班飞机“天机”的求救信。


为什么这位IBM的计算机专家被打入“冷宫”(不是冷宫是黑牢)而置之不理多天、以致他狗急跳墻、不惜“违反纪律”而向外界暴露自己的行踪?理由简单,前面提到,劫持马航370飞机到美国海军基地迪亚哥嘎西亚后的第二天,美国就派遣了4架大飞机飞往迪亚哥嘎西亚岛, 当然,飞机上有的是计算机通讯专家和团队,他的“光荣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作用和价值也无法再体现,所以被遗忘在迪亚哥嘎西亚美国海军基地的黑牢里,理所当然。



两位伊朗藉乘客的“疑云”。

就在马航“失踪”的第二天, 也就是3月9日,伦敦的报纸《电报》(The Telegraph)迫不及待地报道说,飞机上有两位伊朗藉的乘客,冒用了别人的假护照,登上飞机。这两名可疑的乘客是向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购买的票。而中国南方航空的与马来西亚370航班是俗称合作航班(Codeshare,航班编号748),而两张飞机票号码分别为7842280116099和7842280116100连在一起,表示这两张机票是同一时间、同一旅行社或者售票处购买的。而购买飞机票的这两份假护照,分别是利用奥地利籍的科泽(Christian Kozel)、以及意大利籍的马拉尔迪(Luigi Maraldi)失窃的护照伪造的。


前面提到,先是《欧盟日报》报道马航370飞机上可能有“生物武器”;现在, 轮到英国的《电报》报道马航370飞机上有假冒护照的乘客登上飞机,劫持马航370 飞机的“国际团队”,可真是紧锣密鼓、配合默契。


好,既然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出售了这两张飞机票,给两个伊朗乘客,而且,可能的劫机恐怖分子。既然是冒用别人的“假护照”,那就是,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没有严格审查这两位乘客,因为护照早就注销。言下之意,中国南方航空公司, 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当时无耻的西方媒体, 正在暗示飞机上有恐怖分子“劫持”了飞机。。。




自从美国自演自导的911恐怖攻击后, 伊朗、叙利亚和北朝鲜都被美国列为“邪恶轴心”,在西方国家的制裁、和开动的宣传机器紧锣密鼓的“抹黑”下,似乎只要提到伊朗,公众的第一反应和联想就是恐怖国家、赞助恐怖组织、培养恐怖分子等之类的“标签”。如同编造911的“恐怖分子”的伎俩雷同,在马航370飞机“失联”的第二天,就神速地“锁定”飞机上有冒用假护照的“嫌疑”乘客,这个分明是“诱导”大众的视线,去往“伊朗乘客- 假护照 - 恐怖分子- 劫持飞机”的公式上,去寻找马航370飞机失踪的答案。并且,高技巧地“栽赃”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暗示”的用意不言而喻。



但是,弄巧成拙、相互矛盾、漏洞百出的问题来了:


第一, 如果是因为这两位奥地利和意大利人报失了护照(不会是马航失踪后才报失的吧),而当局知道有冒用假护照的乘客上飞机,那么,这两位伊朗乘客他们怎么可以登上飞机的?要知道,全世界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有与发行护照的国家连网,拿被注销的护照、或者假护照想登机的话,是上不了飞机的,因为几乎全世界所有的国际机场都配备“脸部辨认”(Facial Recognition)技术的计算机系统;如果这两个伊朗乘客拿着别人的护照企图“混蒙过关”,不仅登不上去飞机, 而且会被马上拘留,尤其在像马来西亚这样的穆斯林国家。


图为脸部辨认技术示意图


第二, 如果,这两位伊朗乘客真的用假护照成功“混上”飞机,表示他们的护照可以“乱真”、可以“骗过”马来西亚的机场安检。那么,有理由相信表示,他们的护照不假。盗用别人假护照的说法从何而来?


第三, 如果真的是这两本护照被盗用,要知道,可以是任何“歹徒”在冒用。一个护照上是奥地利人,另外一个是意大利人,那么伦敦的报纸所得到的信息渠道,是怎么确定那两位使用“假护照”的乘客,是伊朗人?凭他们在监控系统里的录像吗?要知道几乎所有的中东国家的人长相都差不多, 为什么一口咬定是伊朗国籍的?是不是“伊朗乘客-假护照-恐怖分子”的烟幕弹早就“内定”?


第四, 制作“假护照”是个复杂的程序,在今天精密完善的高科技计算机时代,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几乎可以肯定,这是国家级情治系统才具备的“强项”。任何一本护照上的照片、水印、序码、编排都有身份密码, 需要内部系统的确定和默认, 两个19、20来岁的伊朗毛小子,会有这样的“人脉”和“资源”吗?


第五, 报道还说,这两个伊朗乘客的护照是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买的。那就奇怪了,英国的新闻媒体怎么那么快就知道得那么清楚?从什么“渠道”得到这样的信息?还是,卖护照给他们的人,本来就是他们安排好的“黄牛”和他们的“工作人员”?


如果这样,可不可以有理由这样相信:两个伊朗人乘客也是他们精心策划的一部分、通过“内线”顺利“暗度陈仓”马来西亚机场安检、安排送上飞机的?甚至,或许根本是“无中生有”,简单的程序是,只要在马航370航班飞机的乘客名单上输入两个名字就好,再利用媒体散布消息,飞机上有没有伊朗乘客根本不重要,反正不会有人从马航370飞机上回来,去澄清事实。



显然, 这个伊朗乘客的“新闻报道”,是马航370劫机者事先策划的大迷局中的小“迷局”,为的是误导大众, 与《欧盟日报》所说的飞机上有可能的生物武器有着“同工异曲”之妙,遥相呼应,目的就是分散公众视线、制造混乱信息、来误导搜寻马航370的方向。而这样的“误导”,显然低估和羞辱了大众的智慧,聪明反被聪明误, 画蛇添足,反而露出了马脚和破绽。

也许, 这两个伊朗人来就是他们飞机上的“行动人员”的一部分。但是 , 这个不重要。




好,回到主题。马航370飞机上的中国乘客,才是劫机者垂涎三尺的目标。

再来看看前面提到的飞机上的中国乘客,60几位华为、中国电信、中兴电讯公司的技术人员和专家, 他们也许并不是劫机者的“主要”目标, 而是顺手牵羊的“外快”。这些中国的工程师乘客,是去吉隆坡刚刚参加与马来西亚政府举行的项目签订合同仪式,参与了设计和兴建马来西亚在马六甲和印度洋的海底光纤电缆工程项目。


尽管,大部分乘客仅仅是项目的工程管理、财务分析、预算控制等普通的工程人员,但是有些乘客是通讯信息的“安全专家”,负责光纤电缆的信息接收、输送过程中的加密、破译、和安保工作。同样,具有非凡的价值。   

 

无疑,在蔚蓝无垠、风景绚丽无限的马六甲和印度洋上,有着中国石油进口的“生命线”。有些国家必然会担心, 中国可以跟马来西亚合作,共享信息而监视美国、澳大利亚、印度和其他西方国家在此海域的海军活动, 尤其是,美国的核潜艇。

图为马航中国籍乘客家属



所以, 这些乘客身上的计算机、手机里有着重要的绝密资料和信息。技术上讲,如果海底光纤电缆的信息发送是与人造卫星接轨的话,信号输送的频率和波段,运作系统的源代码,  通讯的频繁间隔密度,还有防火墻等接收终端的密码等等, 都会“失窃”暴露。另外,与马来西亚政府的合作工程的结构、合同框架、及细节,也将暴露无遗。 而且,如果中国政府与马来西亚政府在这个项目里面,有什么“内幕交易”的话,无疑,也同样会变成别人的“把柄”。




总之,这些中国乘客身上乘携带着珍贵的资料和信息,所以,美国的计算机“安全”专家菲利普伍德,必须在飞机上随时待命;而且,飞机上的乘客必须“中毒” 睡觉,免得他们删除、毁坏计算机、手机里的信息。也这就是为什么,当飞机被劫持去迪亚哥嘎西亚美国海军基地后,飞机上乘客的手机都是完好无恙,保持在运作状态。


尽管如此, 很遗憾的是,这些乘客还不是马航370的“主角”,他们是丧心病狂的真正的劫机分子一石双鸟的“陪客”。而劫机“高级黑手”的最终目标,是4位来自于苏州的中国计算机工程师。他们的姓名是, 根据译音,王培东(Peidong Wang)、陈志军(Zhijun Chen)、程志宏(Zhihong Cheng)、李英(Li Ying)。



先,我们有必要先在这里介绍一下,这4位工程师的老板-就是前面提到的美国德州飞思卡尔(Freescale)公司的神秘背景。


坐落在美国德州奥斯汀的飞思卡尔公司,雇有各大精英员工2万3千多名,主要的设计和生产地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不难解释为什么飞机上有12位马来西亚藉的乘客),在中国的北京、天津、上海、成都、苏州等地,同样有着分公司及生产设施。名义上,这是一个以生产半导体芯片的通讯公司,但是, 不为外界所悉的是,这家曾经是摩托罗拉下面一个部门的公司,却是以新型而独特的“隐形通讯”技术,成为美国国防部先进武器研究总署(DARPA)的“新贵”,并成为美国国防部下属最大的非武器制造承包商。


所谓“隐形通讯”,当然这个机密程度不是像笔者这样的非技术人员、及写书的“局外人”所能窥觊。但是顾名思义, 也就是说这种技术在通讯过程所发出的所有信号、讯号、电码、频率输送等电波,可以隐形而无法被侦查到。简单地说, 从小型的窃听录音到大型的舰艇之间、甚至地面与人造卫星之间的通讯, 将以屏蔽。传统的保密技术是 ,我有最为先进的密码科技,将所有的通讯符号数字化编译,在通讯时实时被你侦查及摄取,外界也无法破译。但是,飞思卡尔公司的这种所谓的“隐形通讯”技术,就是能连这些通讯的波段或者电波,都无法被发现。神奇了吧。





就在马航被“劫持”的4个月前,也就是2013年的11月,飞思卡尔公司的董事会增加了一个大有来头的新成员和新任掌门人及“军代表”-琼安迈瓜尔(Joanne Mcguire)。这位有着几十年美国国家及全球安全事务资历的女士,曾经是掌管美国最为先进和绝密的飞机制造商“翘楚”-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的太空部门达30年之久,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以生产全世界飞行速度最快、飞行高度最高的U-2和SR-71黑鸟侦察机而闻名与世。


她获得过美国国防协会的杰出成就奖,得过加州理工学院卡门荣誉奖, 而加州理工学院的卡门教授(Von Karmann)就是曾经是中国导弹专家钱学森的老师。她得到哈佛大学的青睐, 应邀为美国国家与国际安全事务资深管理人财课程讲课,为美国国防部培养新的“接班人”-派驻各大军火承包商的“军代表”。迈瓜尔女士可谓是美国国防工业安全事务的杰出人才,也是美国国防部下属先进武器研究总署一员大将,在美国国防、情报领域有着资深的背景、和高级别的绝密档案的审阅许可(clearance),以监督美国军火商实时完成美国五角大楼的顶尖项目, 而闻名与业界。


图为飞思卡尔公司芯片宣传图


而飞思卡尔公司的大老板,当然名义上都是大基金公司类似黑石(Black Stone)持股拥有,但是真正的隐形大老板,就象是富可敌国的犹太大财阀雅可勃罗斯柴尔德(Jacob Rothschild)家族、及云集美国党政军情宪大佬级人物的大财团卡拉集团(Carlyle Group)。这个集团的大股东有美国前参议两院的重量级人物、有前国务卿、国防部长、副总统、甚至前总统;而老布什总统,也是这家集团公司的大股东。这个集团公司掌控着美国的国防工业, 是名副其实的美国党政军情宪重量级“圈内人”的三产公司。


那么, 这样一个优秀的“重量级”的美国国防安全专家,为什么突然出任像飞思卡尔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并负责监督这家半导体公司的安全事务的“军代表”呢?


因为, 在2013年2月,飞思卡尔公司宣布了一项震惊全世界国防工业的专利:KL-02微型芯片。这个芯片在当时被称为是全世界最为微型的半导体芯片,2毫米长度与1.9毫米宽度,却内含一个储存器、一个处理器和一个计时器。



无疑, 在当今的科技日异月新的时代,在不远的将来,机器人、无人机及人工智能化的趋势不仅会越来越显得重要、及不可阻挡,并且, 某种程度上,会主宰未来战争的胜负。而这个芯片,不仅决定未来武器精密化的程度,而且,无数其他类似科幻电影里的新武器,类似《钢铁侠》之类的超时代武器,可以应运而生。比如,由于有了这个微型芯片,美国制造了大量的只有蜜蜂大小的无人机,可以用于侦查、监控人工无法进入的区域,输送机密信息和图像,并可以散发、传播生化病毒和细菌,在必要时, 甚至可以携带爆炸装置,根据人体的热量而追踪、捕杀目标,达到斩首敌方指挥官、甚至外国领导人等神奇功效。




好莱坞电影《天眼》(Eye in The Sky), 就是讲美国的中情局在中东的间谍,一路跟踪“恐怖分子”,散放了一个像蜜蜂大小、全部可以由手机操控的微型无人机,进入所谓的恐怖分子的会议室,同时录音、录像“恐怖分子”的谈话及会议内容,并且可以实时将信息送回远在华盛顿的指挥中心,精准地锁定地点,使得美国遍布在天空中游弋飞翔、充满杀机的的巨型无人机可以发射导弹, 一举摧毁目标。


当然, 这种微型的无人机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跟踪目标,在打开家门、或者车门的同时, 潜入室内、车内,进行监听、录像。甚至在女士打开手提包的瞬间飞入,跟踪、监控目标的行踪。


总之, 这个神奇的微型芯片的产生使得美国的国防工业、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未来太空时代的武器革命,如虎添翼,带来了新的飞跃。而且这个微型芯片的商业价值, 当然也是不可估量,至少,根据华尔街的保守估计,至少在几千亿美金的范畴上下。


而这个伟大的、革命性的、超时代的微型芯片的发明人,也许读者已经可以猜到:就是前面提到的4位中国籍的、飞思卡尔苏州公司的工程师王培东、陈志军、程志宏、和李英(译音)。他们受僱于飞思卡尔公司,在雇用期间发明的这个专利,根据美国的法律,飞思卡尔公司作为僱主,名正言顺地获得这个专利的一部分权益。于是,飞思卡尔半导体公司,与这4位中国发明家工程师共享了这个KL-02的专利权,4位中国工程师和飞思卡尔公司各得百分之二十。


大家必须知道,美国的专利,是知识产权,不仅受到法律的保护,而且,专利权也像普通的财产一样, 可以转让、买卖、及继承。但是,所有这一切的权益,有一个条件, 那就是发明的专利, 必须在美国专利局的审核批准后,才正式生效。


根据美国法律,如果在专利没有被批准前,在等待生效过程(Pattern Pending)中,尽管这个专利的知识产权得到保护,已经不容许别人来剽窃和抄袭,但是,这些所有的专利权益、主要是买卖、转让、继承等所有的经济效益,都没有生效。而且,如果在专利生效前(尽管专利的知识产权受到法律保护),如果有专利共享者的任何一个意外死亡的话,他的专利权益就无法被买卖、转让、或者被家属继承;而死亡者的专利权益份额,由其余的专利共享者,来分享、或者继承他的专利权益。


这个美国法律条款, 简单地称为“幸存者继承权”(survival tenant clause),在美国非常普遍,通常非常适用于产业购买上。兄弟姐妹、父子母女用这个条款共同置产的话,可以有效地保护财产“不流外人田”。因为大部分美国的州法律是夫妻有财产共享权, 兄弟姐妹、父子母女并没有。当然, 这是题外话。


马航370航班飞机是在2014年3月8日,被“劫持”飞往美国在印度洋的绝密海军基地迪亚哥嘎西亚的,在3月11日,马来西亚政府在没有找到任何飞机的残骸、没有找到任何飞机上乘客遇难者的遗体的情况下,“悍然”宣布:马航370航班飞机失事坠毁,飞机上所有的乘客无一生还。



而令人震惊的、也是可想而知的“巧合”是:美国专利局在2014年3月12日,也就是马航370航班飞机失踪(被劫持)的区区4天后、马来西亚政府宣布所有马航370飞机航班上的乘客“无人生还”的第二天,就“神速”地批准了KL-02微型芯片的专利。无疑, 马来西亚政府的权威“宣布”(当然一定也是迫于压力、或者有某种权谋的交易),为美国的飞思卡尔公司掠夺KL-02微型芯片全部产权的法律之路,大开了绿灯




这样,毫无悬疑的是,既然飞思卡尔公司与4位中国籍的发明者,是每一方各享百分之20的专利权益, 如今,4位共享专利的发明家已经遇难死亡,根据美国法律,飞思卡尔半导体公司名可以正言顺地继承、获取了其余的专利权益。KL-02微型芯片的百分之100专利权益, 归属飞思卡尔半导体公司!!!


在商业上,美国的国防军火商无法容忍有其他人、尤其是GDP已经是仅次于美国、在军工制造上日新月异的中国,再次成为他们的竞争者;在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层面,美国政府更是无法容忍第二个像类似钱学森这样的“特殊才能”科学家,重返中国的“错误”再次发生。


所以,马航370航班飞机,无论如何不能飞到北京。飞机上的这4位“天才”工程师乘客, 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回到中国的,不计任何成本、不惜一切代价。


可以想象的是,当马航370航班飞机降落在迪亚哥嘎西亚到时候,飞机上绝大部分的乘客处于半昏迷、及迷茫状态,毫无反抗之力。他们会被根据事先拟定的名单进行隔离归类, 分别关押在曾经关押审讯阿富汗、伊拉克等其他“恐怖分子”的囚室里。


第二天,4架从美国飞往迪亚哥嘎西亚海军基地的大飞机中,几百名专门的技术人员,会把飞机上乘客的手机和计算机内储存的信息下载、解密、分析。而那位在飞机上的IBM的“安全专家”菲利普伍德,显然地,他的用途及角色的重要性已经大大地打了折扣,或者已经完成了“光荣任务”,所以一直被关押在与世隔绝的囚房里。


经验丰富的中央情报局的刑讯专家们,会分别审讯飞机上重要的乘客,当然主要是几十名中国电讯公司的专家,包括这4位发明KL-02微型芯片的中国工程师。如果运气好的话, 他们会被告知可以继续发挥他们的专长,廉价、甚至是免费为新的老板-美国国防工业公司“贡献力量”,否则, 面临的不是简单的“喂鲨鱼”之类结局, 而是漫长的“痛不欲生”的酷刑。


有一点值得欣慰的是,劫持马航370航班飞机的真正罪魁祸首,不仅神通广大,而且也是价值评估专家。飞机上的“人力资源”-这些中国人独有的聪明才智,不会白白浪费, 不然太可惜。美国的反恐大业还用的着他们,美国和西方盟友的军工产业将毫不留情地继续榨干这些有价值的乘客的最后一滴汗和血。


也许,诺干年后, 当这些乘客没有任何剩余价值可以榨取的时候,他们也许可以“获得重生”,在服用了一段时间的“记忆消除剂”之类的药物后(当然是在帮助消除创伤性记忆的名义下),获得新的身份,在美国或者欧洲重新生活。


利用有些“幸运”的乘客们,来做“小白鼠”去试验这些“健忘”药物, 将会是最佳的选择。不仅,药物研究机构可以长期观察药物的“效应”,还可以根据定期的检查和测试,调整剂量和处方,加强药物的功效及精准性。


马航370航班飞机上的另外12名马来西亚藉的飞思卡尔公司技术人员,也许会获得同样“待遇”。因为他们非常有可能利用这架被劫持的马航飞机,在测试、验证飞思卡尔公司的新的“隐形通讯”技术,已达到躲避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等周边国家的雷达追踪等目的。


马航370航班飞机本身, 在卸完“货物”、及飞机上的乘客后,加满油继续往西南方向飞行。在澳大利亚铂斯(Perth)西面的汪洋大海上,可以继续利用飞机上已经被任意操控、被重新设定的自动飞行程序,让飞机在高空飞行时快速下坠,制造虚假的“坠毁现场”, 然后在接近坠毁海面的最后高度, 再将飞机拉起,重新飞往指定的地点。


然后, 真正的劫机的“罪魁祸首”,可以冠冕堂皇地出示人造卫星的监控录像,大言不违地表示及证明:飞机在那里坠毁!


为什么在澳大利亚西部的汪洋大海,制造飞机的“坠毁假象”?因为那里靠近南极的海域浩瀚无边,天气极度恶劣,常年狂风暴雨,而且惊涛骇浪,天冻水寒。



海底的深沟达几千米、甚至上万米的深度。而全世界目前最为先进的、包括美国的弗吉尼亚级和洛杉矶级的核潜艇,下潜在水下活动的深度,也只有在600多米。无疑, 这个是最后的“绝招”,如果任何国家有兴趣在那里试图寻找马航370飞机的“残骸”的话,祝你好运。不花个十年八年,无法寻遍海底下密布的、还根本没有进行过探测的、地形错综复杂的海沟。而且,最主要的:飞机根本不在那里!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有分歧和冲突,非常正常。在今天的文明社会,应该都可以通过对话和商榷来减少、解决。在今天的高科技时代,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利益争斗也是难免,但是可以通过竞争、互惠互赢的方式来“和平共处”。


利用独特的科技上的领先、及政治、军事上的强势,来劫持一架有239位无辜乘客和机组人员的民航飞机, 以达到某些政治、及商业上的利益,是一种彻头彻尾的野蛮行径, 有失大国、尤其自喻为西方民主阵营“老大”的风范;也是对自己天天高喊“民主”、“人权”等华丽口号的虚伪政客们的无情嘲笑。


这样的无耻行径,类似黑社会般的“黑手”和“阴招”,尽管所有的受害国家“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但是无疑在国际社会、在国际法上、及当今世界的高科技发展史上,留下了极其不光彩、和耻辱的一页。号称全世界最伟大、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的“光辉形象”和“信誉”,会遭到大大的诋毁和践踏。

如果当时,欧巴马政府没有授权这样的“行动计划”,那么,策划和实施这个灭绝人性的“劫机”行动的“涉案人员”-美国及其他西方军情系统的“精英和专家”们,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在此,笔者强烈呼吁美国的新总统特朗普,对马航370航班飞机的失踪和归属, 展开调查,并严惩“不法分子”。马来西亚和中国、马航飞机上所有乘客的亲属、以及整个国际社会,有权利、并且需要知道真相。


愿我们今天的这个文明世界,可以努力用理性和爱、来化解所有的分歧。每个国家之间、不同的族裔不再兵戈相见、相互残杀。马航370飞机上的4位中国工程师所发明的KL-02微型芯片, 可以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设计和制造领域,攀升到新的高度、达到新的飞跃。只是,恳切希望,未来将掌控整个世界、及人类命运的人工智能科技,能够用来拯救整个人类,而不是毁灭整个人类。


最后,诚挚祝愿马航飞机上所有幸存的乘客们,在这个世界上任何我们暂时无法知悉的地方和角落里,平安无辜。我们会不断地祈祷,祈盼着奇迹的出现,期盼着你们的归来。祖国期盼着这一天,你们的亲人更期盼着这一天。

和平万岁!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et99
主题数
36
帖子数
10
注册排名
1